全國服務熱線17603928028

首頁 >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動態

山西煤炭怎么了

分享到:
點擊次數:362 更新時間:2018年05月08日15:18:17 打印此頁 關閉

      自“塌方式腐敗”吸盡目光后,山西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在反腐領域有什么大新聞了。不過當地的煤炭人肯定還沒忘記,去年3月份,山西煤炭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郭海接受組織調查。這是裴西平之前,“七大煤炭集團”另一個落馬高管。郭海的被查,顯得百轉千回。

山西陽泉煤業集團總經理裴西平接受調查的消息公布后,媒體評價,這標志著山西七大煤炭集團高管落馬“全覆蓋”。其實如果以“被查”論,裴西平還不是陽泉集團首個。早在2011年,當時已經退休兩年的集團原董事長王體軒,就被查出縱容其子在集團內部經商牟利等問題,最后被給予了留黨察看、降低工資的處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王體軒和裴西平都是陽泉集團“本土干部”。2000年王體軒任陽泉集團總經理,第二年裴西平就當上了集團副總經理。王體軒退休時,裴西平又當上了集團董事。

  有人還注意到,4月17日央視報道三維集團在山西洪洞縣違法排污后,山西省紀委監委已成立專案組,表示要深挖環境污染背后的“保護傘”,對為虎作倀、失職瀆職的黨員干部、公職人員要從嚴從重堅決查處。團參君發現,2005年經山西省國資委批準,三維集團已與陽泉煤業集團重組,成為其全資子公司。公開報道顯示,當時負責集團兼并重組工作的,正是時任副總經理的裴西平。三維集團,等于是裴西平一手拉進陽泉產業板塊里的。

早在2015年,郭海就因涉山西煤炭廳長吳永平案被帶走調查。郭海與吳永平關系密切,兩人都出身大同煤礦集團,兩人同一年從同煤離開,分別到了煤炭進出口集團和煤炭廳任職。很多人因此斷定,郭海落馬無疑。然而一年以后,郭海又貌似全身而退,并在小范圍內亮相。當有人認為他已安全落地時,半年之后靴子落地,郭海最終落馬。

  郭海“戲劇性”的落馬,具有某種典型性,反映了山西煤炭系統反腐所面臨的盤根錯節、阻力重重、復雜艱難的境況。回顧山西煤炭系統反腐歷程,我們或許可以總結出這么幾大特點。

  首先是“點多面廣”。正如媒體總結的,山西七大煤炭集團已經全部有高管落馬,而中層干部更不下幾十人。這還不包括邢利斌這樣的民營“煤老板”;這些人背后幾乎全都有政府官員的身影,是“政商關系不清”的典型;這種盤根錯節式腐敗,帶來的一個后果是,一旦反腐攻下一個缺口后,整個鏈條便迅速瓦解,也就呈現出所謂“塌方式腐敗”的現象。

  更富戲劇性的是,這一鏈條的潰敗,源于兩個毛賊。不妨讓我們來回憶一下:2011年山西焦煤董事長白培中家中被盜,5000多萬的失竊財物,讓他的腐敗暴露無遺。白培中的落馬,又牽出了原山西紀委書記金道銘,金道銘又拉出了山西焦煤國際貿易公司原董事長胡建偉。于是山煤集團董事長杜建華、山西省原副省長任潤厚等等紛紛落馬。當多米諾骨牌將丁書苗、劉志軍、令政策、令計劃等人扯出來時,這場“政治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”才大白于天下。

  煤炭人最津津樂道的,是他們的“黃金十年”。大約從2002年到2012年,在經濟大環境的作用下,煤炭真可謂是黑色黃金。而這十年也正是山西煤炭行業腐敗發酵最為充分的時期,上述諸人的腐敗幾乎都發生在那十年內。高昂的煤價,一路支撐著這場權錢交易的盛宴,成了腐敗集團展開不法活動的“能源”。巧的是,當煤價的輝煌在2012年謝幕以后,指向腐敗盛宴的清算,也正式拉開帷幕。

其實,山西針對煤炭的反腐早在十八大以前已經布局了。2008年,鑒于當時煤礦安全生產事故屢屢發生、煤炭行業重組過程中侵吞國有資產等現象,山西省委省政府開展了一場煤焦領域反腐敗專項斗爭。這場斗爭有效果么?當然有,據說一年之間就追繳各類資金100余億元;查處的案件包括山西省委原副秘書長馮其福案、原省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局長鞏安庫案等600余件。

  那這場斗爭遏制了腐敗么?從十八大以后揭出的事實看,顯然當時的專項斗爭遠遠沒有觸及到問題實質。也難怪,要知道這場專項斗爭的常務副組長就是后來落馬的金道銘。十年反腐,尤其是經過了十八大以后暴風驟雨般的洗禮,山西煤炭行業還在三不五時地暴露問題。這再次說明了反腐敗任重道遠,一刻也不能停歇。

  新型政商關系,有賴于良好的制度來保證。煤炭“黃金十年”里,之所以出現如此怪象,一個重要原因是,當時煤炭意味著天價財富。而煤礦的重組、開采、銷售等等環節,都可能存在腐敗空間。山西煤炭行業要走出腐敗的怪圈,可能根本上還要從行業管理體制機制改革上著手。我們看到目前煤炭行業環境好轉,煤價再次回暖,但“黃金十年”時的那些怪象萬不能重演。


  

上一條:46億元煤焦油深加工項目在陜煤制氫裝置開工 下一條:四招搞定測硫儀常見故障
欧美视频毛片在线播放,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